第二十章 刘久报仇

逆风烛火 2019-04-15 20:19:09

“呵呵……是不是觉得老大像个傻子一样啊!可我真的真的希望你们变成人类,哪怕咱们三个都变成狗,都变成乌鸦也好啊!那样我不再是孤独一人了,我们也就可以做同样的事,可以有同样的话题,可以有共同的理想,可以”狗剩回过头看着大黄和小黑噗嗤一笑,“做真正的兄弟!”

  “呵呵~”大黄闻言露出了狗牙,小黑也眯着眼睛,狗剩也仰头开怀大笑。

  “师傅,我不再孤单了,我有兄弟,真正的兄弟。”狗剩仰头看着天空上那片像极了张鹤德的云彩,心里暗语。

  回到家中,狗剩还是像往常一样看着医书,学习着书中的医术,只是经历过这次医死刘久家黄牛的谣言后,本来再次热闹起来的医馆又一次的消极了。

  就这样又过了好几日,这一天闲来无事的狗剩站在门口看着天空,此时的天空中乌云密布,闪电在黑色的云彩中不断的闪烁,而大黄和小黑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一左一右在狗剩身旁。

  “要下雨了!”狗剩看着天空感叹着说。

  “对啊!看起来这次雨还不小呢。”大黄也看着天空说。

  “哎呀,都快下雨了你俩还有心思感慨,快进屋吧!”小黑作为乌鸦与生俱来就对水厌恶,此刻天空中要下雨,它巴不得早点回屋呢。

  然而大黄是狗啊!狗都喜欢水的,此时要下雨大黄还想着出去在雨中狂奔呢,所以直接反驳小黑道:

  “切,如此好的天气不出去跟大自然来个亲密的接触岂不遗憾。”

  “喂你这条大黄狗,是不是非得要和黑爷对着干啊?”

  “哼!小黑鸟,你别挑事啊?”

  “什么叫我挑事,明明是你在挑事好不好。”

  “哎呀!你这只鸟怎么这么无耻呢,明明是你挑事。”

  “你挑事。”

  “你挑事。”

  “你你你你挑事。”

  “你把嘴里的袜子吐出来在和我说话。”

  ……

  狗剩夹在二者中间一脸黑线的抽了抽。

  可就在大黄和小黑吵的正嗨时,院外突然传来叫骂声

  “狗剩,你给老子滚出来,TM的,敢阴老子。”

  狗剩闻言皱起眉头,大黄和小黑也停止了争吵,因为这道声音他们太熟悉不过了,正是刘久。

  话语未落,刘久便气势汹汹的带着他那几个刘家的兄弟走了进来,这还没完,他的儿子刘源和他一众侄子也紧随其后走了进来,看这架势,浩浩荡荡的再加上刘久自己起码有十六七人,而且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武器,其中大多数人都拿着木头棒子,只有领头的刘久不一样,他手里拿的是铁棒。

  “狗剩,你TM的给我滚出来,艹你M的,敢在我儿子的婚礼上陷害我,看我今天不废了你。”刘久停在的院子中,手里举着铁棒冲站在门口的狗剩叫骂道。

  “呵呵~”狗剩闻言低头冷笑了两声,这结果在他意料之中,毕竟这种事情只要动脑子想想就知道是谁干的,但狗剩没有后悔,从始至终都没后悔过。

  “呵呵~”狗剩笑着慢慢的从门口走到院子,站在刘久他们的对面,与刘久对持着。

  “艹NM的,小犊子,是不是你TM阴我?”刘久一脸的怒气拿着铁棒冲着狗剩质问道。

  “呵呵,刘久”狗剩连三叔都不叫了,看着刘久冷冷的说:“现在倘若我说不是我,你会放过我吗?”

  “哼!”刘久并没有回应,而是冷哼了一声,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刘久显然是没这个打算。

  “哈哈”狗剩心里自然也是明白,此时张大了嘴巴笑着,可下一刻他脸一冷,双眼一凌,语气中满是怒火的说:“那就别废话了,打吧!”言罢便先发制人的冲了上去,直接一脚踹在刘久的胸口,刘久也没想到狗剩做的这么决绝,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被踹到在地,而且手中的铁棒也被狗剩拿了去。

  “啊……”狗剩右手握着铁棒像是一头发了疯的猛虎一般冲进人群,也不管面前是谁直接就一棒子招呼过去,古有云: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狗剩现在就处于不要命的状态,只要面前是人那就是一个字——打。

  但是,很可惜,就算是猛虎也架不住群狼,没过多久,刘久的儿子刘源就趁着狗剩停息的那一刻卯足了劲直接一棒子打在狗剩的头上,好巧不巧的,正中太阳穴。

  “呼~”狗剩头一歪,脚步蹒跚的退向一旁,险些眼前一黑直接晕厥过去,但此刻就算是没晕过去情况也不乐观,不止是来自狗剩的自身,更多的是来自周围的那群人,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敌人可能会因为你受伤而放过你吗?答案显而易见,狗剩被群起而攻之了,几乎瞬间狗剩就从猛虎变成了猫咪,被一群人摁在了地上,刘源更是抓着狗剩的头发又补了几拳。

  “啊~”被摁在地上的狗剩又一次面目全非了,脸上,手臂,腿部都占满血液,现在已经分不清是自己身上的还是其他人身上的了。

  轰隆隆

  已经沉淀已久的天空终于在这一声响雷下下起瓢泼大雨。

  “哎呀,春雨贵如油啊!狗剩,你说你师父死的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啊?”刘久早就从地上起来了,看着这一切,当看到狗剩被摁在地上时,他一脸坏笑的捡起了地上掉落的铁棒,然而拿在手里蹲了下来对狗剩说。

  “你……”狗剩身体挣扎着,抬起头咬着牙艰难的吐出一个字来。

  啪

  可随后,脑袋又被刘久摁在了地上,溅起一片泥水。

  “呵呵,那感觉是不是超级痛苦啊!听说你家现在除了你就剩下一条狗,还有一只”刘久露着牙阴险的笑了笑,“乌鸦!”

  “啊!”狗剩闻言瞳孔急剧收缩,随后像是发了疯一样大喊道:“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喔喔喔,莫非你真的很心疼它们?那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吧!”刘久说到此身子又低下了几分,在狗剩耳边悄悄的说道:“游戏的名字叫:生死离别。”

  “啊~”狗剩听见身体一抖,随后语气有些哀求的对刘久说:“三叔,之前是我对不住你,有什么事冲我来,不管它们两个的事!”

  “哈哈哈……”

书籍评论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