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步计划

隔壁老班 2019-04-15 20:44:32

  房间里短暂地安静着,老于在想下一步该怎么走。

  

  刚开始他是想用卫鞅让付闻和篯筤关系更僵,因为照他们现在的形势来看,篯筤不允许有流落在外的把柄,付闻也不允许有人在他地盘上搞事,引战之后他再从中作梗,这俩肯定不能安宁。

  但是谁知道他的计划栽在开头。

  总之,原计划是需要让卫鞅炮灰的,现在他不允许,只能想尽办法绕开他,可是卫鞅什么也不肯跟他说,他连能干涉卫鞅的什么身份立场都没有。

  

  通行证是两地走私时所用的一种身份证,只有有通行证,才能把货运进别的省份,通常它在进货方手中,毕竟是他们要货而不是出货方要货,并且,拥有通行证这种特殊程序的,可以说地位很高,他们有资格挑选需要的、顺眼的供货商。

  没错,顺眼的。

  要是不顺眼了,不说能不能让出货方卖不出货,反正出货方绝对不可能卖到他们那边。

  老于很荣幸,他就是手握通行证的那位高级负责人。

  

  篯筤没有通行证,最近一段时间无法出货到XG,XG是一笔大买卖,出货量以吨估计。因此他不仅在追查卫泽良的儿子,他还在弄老于手里的通行证。

  正好老于就跨省求合作,在他手下做事,于是篯筤便将他安排与张滑头拍档,指示张滑头“要”来通行证。

  “要”,包括但不限于偷、抢、换、威胁等手段。

  

  而如今,篯筤要到了,他在给詹航“赎身”时就给出去了。那是一个烫金的臂徽,夹在文件里,就那么给出。

  篯筤的货估计已经大批送达XG,反正对他也没太大影响,只是少点抓手的罢了。

  

  然而卫鞅已经很明显地站在他的对立面,卫鞅在付闻手下,他却在篯筤手下。

  很明显卫鞅不知道他身份,不然也不能容忍他蹭吃蹭喝这么久。但即使他什么也不做,不挑事也不作梗,两边注定是要打起来,他只能想尽办法先把自己独立出去,再以第三方介入整个局面。

  可能会变成众矢之的,也搞不好会有好处呢。

  

  纸张翻动,贺谭不耐烦地撕碎几张毫无用处的报表,两手继续敲打键盘,要重新打印些什么出来。老于顺眼看过去,给自己的大脑制造一个空白休息休息。

  

  嗯……他觉得,是时候该在篯筤那里捞点好处了。

  

  张滑头表情僵硬一瞬,笑着说道:“…你说什么?要蓝街那边的管理权?”

  “嗯。我很难让他出来,你帮个忙。”

  烟雾缭绕,房间里充斥一股清香,味道要比老于之前闻过的浓重,可能是张滑头想掩盖掉他上回在这里下的药。毕竟张滑头不知道他散在哪个角落,只好全部防范。

  其实那玩意一次性的,但张滑头也已经逃不掉了,吸了就吸了,哪有立马停下就不会染瘾的道理。

  

  张滑头又往小炉子里塞了块香薰,“你当我是万能的啊?他也只是相对信任我而已,防范心还是那么重。”

  老于快让他熏吐了。

  大老爷们过得精致点可以,但是能不能不要那么浓墨重彩。

  他皱眉一瞬,嘴角上扬:“你搞不到药吧。”

  张滑头顿时停住动作。

  老于继续说:“那是XG那边自制的,你当然搞不到。”

  

  张滑头声音哑下来:“所以,我答应你,你会给我多少?”

  “这样吧,”老于佯作思考,“一个月供应。”

  “太少了。”

  “你有办法和我讨价还价?”

  “……”

  他的确没办法。

  张滑头说:“我答应帮你联系他。”

  老于却忽然笑出来。

  他说:“谁需要你只联系他啊,我也能联系,你的小弟也能联系,我还需要你?”

  张滑头什么也不说,老于却没心情和他耗了。

  “保证要他出面,和我谈接手蓝街的事。”

书籍评论

0/200